言情閣 > 唯將終夜共展眉 > 正文 番外 向死而生【完結】

正文 番外 向死而生【完結】
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lianhejiahua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我看著展眉越走越遠,然后消失在救援隊挖出的亂石洞口的時候,轉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季小涵。

    費盡全身的力氣,也不過是看到季小涵的半只手。

    這個角度并不能讓我看見她的模樣。

    我們是穿在一條繩上的螞蚱。

    兩個人只能活一個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這樣遲遲沒有等來救援是因為負責救援的人根本沒有想好救誰。

    秦譽不知道救誰,他肯定是考慮到了我的身份。

    我是江海川的長子,江家唯一的兒子。

    如果死在這個地方,我們江家不會善罷甘休,即便我跟繼母的關系并不好。

    但是,活到這個年紀,經歷了這么多,也懂了人情世故的復雜。

    就注定了他一定會猶豫。

    當然,秦譽肯定也考慮到了顧展眉的想法。

    展眉是想要救我的。

    也許她沒有完全跟我重回當年的感情,但是她是一個容易賴別人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生活很孤單。

    她也是個敏感而軟弱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身邊應該有個人來陪著她。

    但是秦譽不是合適的那一個,我雖然不在軍營之中,但是,我知道,秦家跟克里斯家族一直有矛盾。

    在展眉跟他閃婚之后,我過了最初的怨恨之后,漸漸了解查到的所有一切,都讓我越來越明白,展眉跟著他不會有好日子過。

    展眉的母親楚顏,秦譽的戰友喬志鵬,往深處再說一下,當年在秦譽身邊的季小涵,都因為是秦譽身邊的人而被害的。

    克里斯家族的勢力,一直是在兜兜轉轉的去竭力的報復破壞秦家。

    如果展眉也留在秦譽的身邊,難保不會跟她母親一樣,被牽連到沒有命。

    我想要保護她,想要跟她在一起。

    想要跟她過完這一輩子。

    秦譽做不到的,我都能做到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看起來,好像,我也未必能夠做得到。

    我動了動手指,越漸模糊的世界里面,聽見季小涵跟齊浣低低的說話聲,然后就是齊浣離開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等齊浣走了之后,季小涵長長的舒了口氣,然后才笑著問我:“你覺得秦譽會選擇救你?”

    “你害怕?”

    我問季小涵。

    季小涵有些底氣不足:“我怕?”

    她冷笑:“我有什么好怕的?我當年為了秦譽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嗎?我受了這么多苦秦譽會不知道嗎?他會救我的,他一定會救我的!而你,會死在這里!”

    我喘了口氣,默然不語,保存所有的體力跟精神,等著展眉回來。

    她說過,會救我,讓我等著她回來。

    我會聽她的話,遵守跟她的約定。

    等著她回來救我。

    但是我不說話,卻讓季小涵有些急躁:“你干嘛要救她?”

    我依舊不語。

    季小涵覺得有些好笑,“明明是一個自私的人,為了自己甚至去破壞她的婚姻,現在裝什么大義,居然還救她?她如果死了,你得不到,秦譽也得不到,不就沒什么可爭的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雖然自私,無恥,但是我……從來沒有想過讓她死。”

    是的,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我從未想過讓她死。

    我很自私,在對待展眉上。

    但是我喜歡她,想要把她留在我的身邊,讓她去別的男人身邊,去成全她的婚姻,我做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我不擇手段,千方百計去破壞她的婚姻。

    很心機,也很無恥。

    但是,又有什么關系?

    只有在我的身邊,她才是最安全的,不用去作為秦家的兒媳,秦譽的妻子而被克里斯家族鎖定謀害。

    也不用擔驚受怕。

    我喜歡她,會好好的保護她,甚至,愿意為了保護她而付出我的命。

    不然的話,我也不會在她被季小涵拽住的時候,去拉她那一把。

    順手把季小涵給拽上。

    即便是現在被困在這里,我也一點都不后悔自己做出來的決定。

    “你不讓她死,但是你會死。”

    季小涵的聲音涼涼的,有點恨意,也帶著惡毒。

    我皺了皺眉毛。

    眼皮有些沉重的想要合上,但是一想到展眉說過的話,我就覺得很安心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他……她會救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開口。

    卻未想到,緊接著,就有齊浣的聲音響起來:“她不會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眉毛擰緊。

    就聽見身后,季小涵詢問齊浣的聲音:“拿到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齊浣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季小涵的聲音就提起了精神:“快給他打上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面一緊,眼皮的疲憊沉重感,瞬間消除。

    然后努力的睜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就看見齊浣走到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想要開口說話。

    卻不想,齊浣那邊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巴,然后在我的胳膊上面扎了一針。

    那一針。

    來的突然。

    我想要掙脫開。

    然而,長時間被困,再加上本來就傷口嚴重失血。

    我的身體已經沒有反抗的力氣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齊浣在我的胳膊上一連注射了三針藥劑。

    那些東西注入身體,心臟急速跳動。

    疲憊感有瞬間的延緩,而身上的疼痛也仿佛開始消失。

    甚至,有了極度精神亢奮的感覺。 我想要說話。

    齊浣一直用衣袖捂住我的嘴巴,緊張的看著我所有的反應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看見了那只注射器滾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身后季小涵的聲音笑起來:“你快死了……你沒法等顧展眉了,顧展眉救不了你!秦譽就算是聽她的話救你,但是等她回來的時候,你已經斷氣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笑聲斷斷續續,卻很興奮快意。

    在藥物促使的極度興奮之中,我的心臟狂跳。

    心房的顫動,讓我覺得呼吸急促,然后,漸漸的,興奮值的感覺仿佛到達了一個巔峰。

    接著,驟然狂跌下去。

    我知道……我確實如同季小涵所說的,等不到展眉回來了。

    在眼前陷入黑暗之前,好像走馬燈一樣。

    我恍然間看見了很多東西。

    展眉在溫暖的午后,慵懶的靠在學校的紫藤下面,半瞇著眼睛看英文書。

    像是一只可愛的貓兒一樣,看見我走過去,先是不在意的掃了我一眼,之后,就像是忽然間意識到了什么一樣,一下子坐直了身體。

    但是倉促之間,手上的英文書卻一下子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撿,我也彎腰去撿。

    兩個人碰到了同一本書。

    然后,她傻傻的笑了一下,將手縮了回去。 我把書撿起來,開口:“都背熟了吧?給我聽聽。”

    她傻傻的笑容凝滯了一下,顯然什么都沒記住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,找了借口道:“等我去買瓶水喝,然后回來背給你聽,你等我回來。”

    說著,起身就溜。

    我這次,不想要等她回來了。

    她去的太久了。

    我怕等太久。

    所以,我毫不猶豫的奮力伸出手,然后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我說:“記不住也沒關系,我能教你。”

    她轉頭,笑吟吟的看我:“真的?不嫌我笨了?”

    “不嫌了。”

    其實,從來,都沒有嫌棄過啊。

    展眉。

    2017結束了,2018年,祝福大家狗年旺旺旺。

    我的展眉也更完了所有番外,之前說過寫船戲,后來,我真的醞釀不出船戲的氛圍,特別是有了逸塵的番外之后。

    我實在是……寫不出男女主的船戲。

    十分抱歉,但是謝謝大家對展眉的支持,我愛你們。

    給所有展眉的讀者說句‘過年好,大吉大利,健康如意’。

    好了,我去吃年夜飯了。
菠菜德州扑克手机版 鹤庆县| 万荣县| 保德县| 云南省| 上思县| 勃利县| 常熟市| 治多县| 安仁县| 原阳县| 武定县| 乳源| 黄大仙区| 乳山市| 牟定县| 大余县| 宝鸡市| 吉林省| 禄丰县| 读书| 友谊县| 荆门市| 武宁县| 朔州市| 昌吉市| 怀宁县| 西安市| 武清区| 库尔勒市| 太湖县| 金华市| 格尔木市| 通化市| 栖霞市| 莱阳市| 尼木县| 梅州市| 沁水县| 漳平市| 临夏市| 泾阳县| 黄平县| 石泉县| 纳雍县| 荆门市| 瑞丽市| 靖安县| 永川市| 周至县| 山丹县| 汤原县| 三台县| 甘肃省| 台州市| 平安县| 海南省| 庆安县| 文水县| 出国| 亳州市| 上饶县| 山西省| 山阴县| 贵溪市| 舞阳县| 龙里县| 安丘市| 石棉县| 丰镇市| 万山特区| 民县| 天长市| 简阳市| 神池县| 文安县| 宝兴县| 筠连县| 台北县| 德阳市| 封丘县| 黄平县| 高陵县| 岳西县| 滦平县| 农安县| 鱼台县| 巧家县| 越西县| 乐都县| 江津市| 独山县| 大化| 济宁市| 汕尾市| 湘潭市| 东城区| 禄丰县| 连江县| 太仆寺旗| 呼图壁县| 文登市| 全州县| 武汉市| 本溪市| 娱乐| 达拉特旗| 房山区| 万盛区| 新密市| 通化市| 法库县| 勐海县| 三门县| 佛学| 肃宁县| 桐城市| 泉州市| 屏边| 全南县| 依安县| 泰顺县| 株洲市| 阳江市| 三江| 宜兰市| 门头沟区| 兴隆县| 乌鲁木齐县| 曲沃县| 长沙市| 内丘县| 涞水县| 松潘县| 乌兰浩特市| 龙里县| 丹棱县| 遵义市|